自带震动效果的千机伞

全职厨,杂食,喜欢all叶喻黄双花林方高乔等等,all叶目前最萌王叶,为王叶打callo(*////▽////*)q最近才尝试创作,文笔渣勿怪

假如用战队颜色来形容战队队长的起床(微草,兴欣)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瞎扯淡,严重OOC,注意避雷


微草-王杰希

今天是父亲节,早晨本王从绿色的超软的大床中醒来,揭下绿色的眼罩,将绿色的睡帽摘下折好整齐的放在绿色的床头柜上,穿上绿色的队服,满意的看了看绿色的卧室,嗯,不错,很有森林的味道,让本王感觉就像清晨那伴着晨光迎着朝阳的小小鸟,有种放飞自我不受束缚的快感。本王满意的走出寝宫,巡视着本王绿色的江山,嗯,今天的微草愈发绿了,本王给英杰的江山愈发欣欣向荣了呢,本王欣慰的点点头,走进绿色的训练室,一束绿色的花束被送到本王面前,看着孩子们绿色的笑脸,本王心中不由激情澎湃,搂住英杰大声说:“让绿成为一种习惯,让变绿成为一种必然,我就是我,我为微草代言。”

正说到激情澎湃处,一个遥远的声音却打断了我的表演,我揉了揉太阳穴正欲呵斥,眼前猛然一亮,茫然的支起身子,床边闹钟发出刺耳的吵闹声,心神猛然清醒,怔愣片刻,又猛然将头埋入被子。刚刚那不是我不是我。


兴欣-叶修

今天是春节,陈果将兴欣的墙壁上贴上了红色的壁纸以示喜庆,叶修半梦半醒间出来上厕所抬头看到。(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扯写什么)

眼前蒙上一层血色,似有什么要冲出记忆的枷锁却被屏障挡住,茫然的怔在床上,身上仿佛压有千斤重担,动弹不得,酸软无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我想要逃避的地方,无力下垂的手,旁边破碎的电话,特别是那,止不住的,往外无限蔓延的刺目的鲜红。眼前那红色渐渐由浅入深,如同当年一样让我近乎绝望,我如困兽般发出绝望的呜咽,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渐渐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那令我窒息的大片深红,却是停不下来的泣不成声。呐,新年愿望,你回来好不好。

— — — —  — —  —  — — —我是镇店之宝千机伞的纯洁分割线

emmmmmm其他站队颜色我感觉没什么好玩的了,暂时就这样吧,嗯,就深夜发个疯,文笔渣,文不对题勿怪,纯属娱乐之作

评论(3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