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震动效果的千机伞

全职厨,杂食,喜欢all叶喻黄双花林方高乔等等,all叶目前最萌王叶,为王叶打callo(*////▽////*)q最近才尝试创作,文笔渣勿怪

你的好友秋木苏已上线

哇哇哇今天沐秋秋生日啊,祝沐秋秋生日快乐啦啦啦

喜欢你的笑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的一切

谨以此文表示心意,严重OOC,文笔渣勿怪


2017年10月21日,凌晨12点

  叶修如往常一样打开荣耀,熟练的操纵着神说要有光向boss地点窜去,只是今天似乎有什么不同。是啊,他怎么会忘记,今天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也是他最爱的人的生日啊,只是,大抵还是前些年一样吧,与沐橙买一个蛋糕,带到那人墓前,耳边萦绕着沐橙唱的生日歌,触及的却只有令人窒息的空气,入目的只有冰凉的墓碑,与沐橙分食了甜腻却泛着苦涩的蛋糕,然后回家痛苦一场吧。

  曾经亲密并肩作战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却今生在不可触及了吧。

  突然没了继续刷boss的心情,叶修正准备退出电脑到外面去抽根烟。一声滴的提示却绊住了他的脚步。似是不可置信的回头,只见电脑上赫然是几个大字:

  你的好友秋木苏已上线

  荣耀大神难得怔住了,竟像个小孩子般不敢相信似的揉揉眼,似乎想确定眼前字的真实性。

  没有看错,依然是那几个大字,像是想到了什么,叶修猛的拉开凳子,平日里总是懒洋洋的眼神现在却锐利万分,像是窜起了小火苗般的,打字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愈发噼啪作响,“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马从这个号退出来,不然我绝不放过!”

  如同护食的小孩,叶修死死盯着电脑,只是苏沐秋,也只有苏沐秋可以,其他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不行。

  几秒钟的时间却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没等来下线提示,电脑中却传出一声熟悉的声音,温柔中透着几分自然的亲密,“阿修,这么久不久,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啊。”

  如遭雷劈,叶修甚至有种活在梦里的错觉感,那个熟悉到骨髓里的声音,那个调笑着唤着阿修的声音,叶修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他张开口,想说什么,却觉得口中一片干涩,什么也说不出,只能无意义的张着嘴,发不出声音。

  “怎么突然哑巴了,好不容易有次机会,竞技场走起。”

  “哦。”叶修怔怔的应了一声,坐到电脑旁,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索性放任不管,把一切抛在脑后,就跟着他去,与苏沐秋之间的胜负很难再有结果了,那么变拼劲全力去完成这也许是最好一次的战斗吧,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斗。

  上挑,天击,圆舞棍,穿过枪火的掩映,交织出最为壮丽的图画,明明不是原来的角色,明明分隔了那么多年,这一刻,此时此刻,一切都荡然无存,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只有战斗,只有胜利,只有荣耀。

  终于,荣耀。叶修仿佛脱力般瘫倒在椅子上,虽然很险,但还是胜了,然而却并不是很在意,只是那种战得酣畅淋漓的感觉,让叶修感到由衷的快慰,不由自主的轻笑出声。

  “喂喂喂,好不容易地府放假回来一次,一次都不让我赢啊,要不要这样啊。”虽然败了,却并没有感受到那边人有多沮丧,叶修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人和他一样的快乐。

  眼角上挑,叶修懒洋洋道,“你需要吗”语气中难掩开心与轻快。

  那头也低笑一声,“说的也是”不需多说,话已自明。

  于是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事,一场又一场,胜胜败败,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那份战斗的感觉,缓解久违的思念。

  没有过多战术,没有太多思量,只是似乎肉搏的对打,直面对方,战意昂扬,须臾间便是刀光剑舞,被击退,毫不畏惧的再继续向前。

  天空泛起一片鱼肚白,宣誓着夜晚的结束,结束最后一场战斗后那边已经很久没传来声响,也许没过多久,在叶修看来却仿佛度日如年。就像来时的出乎意料,他就这么走了吧,叶修想着。可是,还有好多想说的还没说,有太多太多想做的事还没做,他和苏沐秋之间,也还没分出胜负啊。叶修沉默着,越想越心酸,越想越委屈,并且一句告别也没有,苏沐秋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正在叶修感觉人生生无可恋时,门铃响了。

  联想到刚刚突兀的上线,叶修一个健步冲到门口,打开门一看,却是苏沐橙微笑的脸,叶修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怏怏的样子就如同霜打了的白菜。郁闷万分。

  见此,苏沐橙轻笑一声,“真是的,这什么表情啊,见不是哥哥就这样啊。”

  “等等,哥哥?!”似是明白了什么,叶修猛的抬头向门外看去,只见阳光掩映下,那人微笑着看他,那笑容却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叶修猛的向他冲去,用力抱住了他,把脸深深埋入他的胸前,那人亦轻笑着回抱他。

  阳光正好,从此,便是一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啦啦啦写完啦,伞哥生日快乐啊,伞修最好啦ww

  



提问向:你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上)

国庆出去看见川流不息的车流,脑中就有了这个梗。

随便写写,文笔渣,严重OOC,私设除喻黄外其他人都喜欢叶修

目前想到的有喻黄,王杰希,叶修,周泽楷,孙翔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躺平


问:叶神你认为你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叶修:(低眸沉思,目光望向远方,似在看着什么又好像没在看):最傻的事啊,大概是在得知苏沐秋去世的那天晚上一个人跑到街上对着来来回回的车流痛哭吧。呵,骗你的,哥哪里做过傻事。

我:一时失言,默默把头转向下一位来宾


问:黄少你认为你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黄少天:呸呸呸本剑圣这么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可能做过傻事哈哈哈哈哈(心虚的望向喻文州的方向,目光有点闪躲,脸红扑扑的),就。。。。就大概是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那天晚上,喝高了,抱着队长唱我是女生。(脸刷的红透了)(内心:完了完了丢脸死了,当时被这首歌洗脑了啊啊啊)

喻文州:(似乎想起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笑了) ^_^

我:妈耶喻队好苏o(*////▽////*)q


被喻队苏到的本伞不要脸的选择先采访喻队

我:喻队喻队你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

喻文州:我啊,莫约是在训练营时候的事了,当时少天一直叫我吊车尾呢,刚好有天我路过听见少天跟别人吐槽秋葵,就在第二天中午端了一盘秋葵给少天说请他吃,呵,当时少天脸都绿了呢。(偏头看黄少天)

黄少天:对。。。。队长,我那是年少轻狂嘛,我错了,队长世界第一好,谁说队长我就咬死他QAQ

喻文州:乖 ^_^

我:默默扭头,感觉被秀了一波恩爱是错觉吗错觉吗


我:王队(想叫又不敢叫王大眼),你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王杰希:(面无表情)叶修第一次叫我王大眼的时候,之后一段时间训练完看东西我都会把左眼蒙住,努力只用右眼,听说这样眼睛能变大(面无表情)

叶修:(扶着一旁的周泽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大眼你那么纯情的吗

王杰希:(看向叶修)只是因为是你说的

叶修:突然失语,脸微微有点红

周泽楷:Σ(っ°Д°;)っ

我:嗯?气氛怎么突然变了


我:周队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是什么呢(有种不祥的预感)

周泽楷:o(*////▽////*)q我。。。。。。。晚上。。。。。。。。前辈。。。。。。亲o(*////▽////*)q

我:Σ(っ°Д°;)っ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是,周队你说清楚啊啊啊啊啊

王杰希:(双眼危险的眯起)

孙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满脸通红

叶修:一脸懵逼(我:嗷嗷嗷嗷叶神一脸茫然的样子敲可爱)

我:啊啊啊啊啊我需要江波涛

在远处的江波涛:不明觉厉的打了个喷嚏


把目光转向孙翔,脸好红啊,看起来很有故事的样子(✧◡✧)

我:羊习习划掉孙翔选手你做过最傻的事是什么呢?

孙翔:(可疑的脸红,眼神飘忽)我。。。。。我才没有做过什么最傻的事

我:内心:喂喂喂,你这样更可疑好吗,谁信啊,没看旁边的叶姓选手憋笑憋的脸都红了吗

孙翔:(看向叶修,脸红透了)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说。。。。。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超凶)

我:内心:羊习习你这样是会失去叶神的

这时因为江波涛有事代替他来接周泽楷的杜明一个健步冲上台:我我我知道,去年六一儿童节叶神给孙翔寄来了一箱六个核桃,那天我们就看见孙翔对着六个核桃傻笑了一天

叶修:控制不住笑出声,捂着肚子浑身颤抖

孙翔:脸爆红的夺门而出

我:忍俊不禁

— — — — — — —— —  —— — 我是千机伞最攻的分割线

目前就这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敲喜欢羊习习

迟来的更新

嗯,不喜勿怪

假如用战队颜色来形容战队队长的起床(微草,兴欣)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瞎扯淡,严重OOC,注意避雷


微草-王杰希

今天是父亲节,早晨本王从绿色的超软的大床中醒来,揭下绿色的眼罩,将绿色的睡帽摘下折好整齐的放在绿色的床头柜上,穿上绿色的队服,满意的看了看绿色的卧室,嗯,不错,很有森林的味道,让本王感觉就像清晨那伴着晨光迎着朝阳的小小鸟,有种放飞自我不受束缚的快感。本王满意的走出寝宫,巡视着本王绿色的江山,嗯,今天的微草愈发绿了,本王给英杰的江山愈发欣欣向荣了呢,本王欣慰的点点头,走进绿色的训练室,一束绿色的花束被送到本王面前,看着孩子们绿色的笑脸,本王心中不由激情澎湃,搂住英杰大声说:“让绿成为一种习惯,让变绿成为一种必然,我就是我,我为微草代言。”

正说到激情澎湃处,一个遥远的声音却打断了我的表演,我揉了揉太阳穴正欲呵斥,眼前猛然一亮,茫然的支起身子,床边闹钟发出刺耳的吵闹声,心神猛然清醒,怔愣片刻,又猛然将头埋入被子。刚刚那不是我不是我。


兴欣-叶修

今天是春节,陈果将兴欣的墙壁上贴上了红色的壁纸以示喜庆,叶修半梦半醒间出来上厕所抬头看到。(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扯写什么)

眼前蒙上一层血色,似有什么要冲出记忆的枷锁却被屏障挡住,茫然的怔在床上,身上仿佛压有千斤重担,动弹不得,酸软无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我想要逃避的地方,无力下垂的手,旁边破碎的电话,特别是那,止不住的,往外无限蔓延的刺目的鲜红。眼前那红色渐渐由浅入深,如同当年一样让我近乎绝望,我如困兽般发出绝望的呜咽,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渐渐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那令我窒息的大片深红,却是停不下来的泣不成声。呐,新年愿望,你回来好不好。

— — — —  — —  —  — — —我是镇店之宝千机伞的纯洁分割线

emmmmmm其他站队颜色我感觉没什么好玩的了,暂时就这样吧,嗯,就深夜发个疯,文笔渣,文不对题勿怪,纯属娱乐之作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请见谅,其实就只是一个脑洞

严重OOC,玻璃渣,请注意避雷


。。。。。。

黑暗,一片虚无的黑暗,出现一丝微弱的亮光,是什么呢,如同沙漠中的旅人突然找到了前行的方向,叶修跌跌撞撞的向那光芒寻去,渐渐的近了,近了,撑着伞的少年是那样的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到,却在叶修将要触到的时候猛的离远,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执念,叶修固执的向前追去,却一次又一次与那道身影错开。

“停下啊!”终于,叶修支撑不住了,无助的蹲下身子,大口喘息着,眼泪不受控制的跌落。奇怪,为什么会哭呢,只不过是个陌生人,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呢。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往下掉,模糊了视线,朦胧中,似有个身影缓缓走来,轻轻捧起他的脸,温柔的用有些粗糙的指腹逝去他眼角的泪水,可是泪水却越流越多,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叶修有些急了,连忙自己用手去擦,可是却没什么用。怎么这么不争气,就像那人离去时自己无能为力,现在也是吗。

嘴上突然传来温暖的触感,叶修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一时竟忘了哭泣,迷蒙的双眼渐渐清明,那人的面容越来越清晰,脑中无数画面涌出,初遇时的戏剧,相伴时的温柔,亲吻时的情动,这一切的一切都呼着一个人,苏沐秋,苏沐秋。那声音越来越大,催促着叶修去唤出那人的名字,可话到了嘴边却只剩满腔苦涩,像是突然哑巴了似的什么也说不出。

什么也没说,却又像一切尽在不言中,苏沐秋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叶修嘴唇上,冰凉的触感在叶修唇上漫开,一如既往的温暖笑颜却让他有种落泪的冲动。

“阿修,我想你。”没有声音,叶修却是懂了,他猛的冲出,紧紧抱住苏沐秋,仿佛用上了一生的力气,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紧彼此,时间仿佛静止了般。

不知过了多久,脸上划过冰凉的触感,叶修仿若被惊醒似的猛的抬头,怀里空落落的,那撑伞少年已消失不见,只余那满天光影将叶修环绕里面,却也渐渐的消散不见。。。。。。

凌晨 2点 H市

叶修猛的惊醒,用手一摸竟是满脸的泪水,心口空落落的疼,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仿佛有什么他一生最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可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为什么会哭呢,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发顶传来嘴唇温软的触感,一双有力的手环过来,好听澄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做噩梦了么?”

本是早已熟悉的声音却让叶修鼻头一酸,刚止住的眼泪眼见又要掉下来,那人赶紧把他搂紧怀里。

感受着温暖而安心的味道,叶修不由往那人怀里拱了拱身子,声音闷闷的“沐秋,我想你了。”

耳边传来轻笑,爽朗而清澈。“嗯,睡吧。”

叶修不由安心的闭了眼,陷入沉沉的黑暗中。

何谓现实,何谓梦境,或许只有说书人方可知晓。

— — — — — — — —我是日夜不休日叶不羞的分割线

灵感来源于听珊瑚的若我英年早逝,就有种冲动想把自己脑中的画面表达出来,文笔渣勿怪o(*////▽////*)q


今天听若我英年早逝突然冒出一个脑洞,修修看到一个撑伞少年的背影想去抓住,结果那个少年化作光消失了,修修蹲下来哭,沐秋秋出现在他面前对他露出灿烂的笑,修修也笑,想去触摸他的脸颊,然后醒了发现是梦。还想看沐秋秋在半空消失着轻触修修的唇的图,可是画作渣表达不出来,哪位大佬愿意画画吗o(*////▽////*)q占个tag抱歉啦